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修行世界不太正常

第四百四十二章 命数如织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在过去的两个多月时间里,陆川尝试了许多次和命运的亲密接触。
第一次窥探未来是在弑神之战结束后,之前看到的关于景从云之死以及景武两国战争结局的未来显然已被改变。
因此陆川选择查看的未来是去看景从云死亡时的未来画面,想看看未来究竟被改变成了什么样子,想要从中寻找一些和改变因果相关的信息。
于是他在未来之中看到了太阴湖的湖水倒灌陆地,神族的宫殿在现世显现,一个高大可怖的打满了马赛克的身影带着一众神王摧枯拉朽地破灭了人族构筑的防线。
而画面中的主角景从云则是怀抱着秩序,他的背后似乎是人族新的联军,他颤抖着手在书页上用血书写规则,无数的道则涌向那打满马赛克的身影,但那在画面中那身影却是硬生生地承受住了秩序的冲击,不退不避。
画面的最后景从云七窍流血而死,然后陆川便看到了容貌比现在更加成熟一些的自己飞身而上,掠走了掉落下来的秩序。
还挺帅的,果然再长大一些以后的自己也这么帅。
这个对未来的预测结果让陆川不免有些心忧,人族面对神王的手段似乎并不能对神主无忧生效,连绵的阵法,高大的机甲和钢铁阵线,全面展开的山河大阵,以及更加强盛的联合阵容。
而在这一次的画面中陆川也看得更加清晰,原来裁决的原型竟是一枚权杖,它在画面里散发着令人心季的光芒,像是利剑一般直刺人心。
又过七天之后,命运的CD刷新,陆川又一次窥探了兽族灭亡的结局,这是一个他之前探查过的未来,而这个未来同样也跟神族有关,他便打算再尝试一次,看看他们这次对神王的猎杀会不会对长久的未来发生什么变化。
在这一次的实验之前,陆川还特地先找了龟枢过来拜托了它一件事情,在上次神族降临的画面中陆川是看到过龟枢的,知道它活到了兽族灭亡的最后,于是陆川便拜托它,如果它活到了兽族即将灭亡的时刻,一定要大声地喊叫当时的时间,让画面之外的陆川听到。
他看到的未来确实发生了许多变化,首先是画面中的兽族环境又发生了变化,除了沙漠里恢复了植被绿洲之外,还多了大量的带着金属光泽的设备正在各处运转着工作。
画面中的龟枢比现在显得更老了,它正在指挥着兽族的核心力量向神族反击,画面里展现出来的是又一次一边倒的屠杀,兽族的核心力量在迅速地崩溃,龟枢的表情也渐渐从愤怒惊恐变成了麻木。
突然间它似乎想起了什么,抬起头大声地呼喊,“天武历294年!现在是天武历294年!”
画面里的情况迅速地发生了变化,那个打满了马赛克的身影瞬间注意到了龟枢的动静,几乎是从远端闪到了龟枢身边,一把掐住了它的喉咙,“命运?”
未来戛然而止,陆川惊醒之后冷汗早已浸透衣衫。
294年,那就是还有11年的时间...
我们这么菜的吗,我过来一年不到的时间就已经宰了两个神王了,还有十一年的时间居然都没有杀上神界,反而还被神主杀下来了?
接下来的命运探视陆川便没有再跟这些坏事情死磕,而是接受了张三问的请托,让他帮忙看一眼未来乌托邦做出来的给普通人也能使用的元气催动装置是什么样的。
张三问显然是坚定地相信这个难题一定会被克服,只不过他想要让这一步走得更快一些。
陆川看到的画面里科学部确实研究出了这样的装置,它有两部分构成,一个是头戴式的头盔,看上去完全覆盖了使用者的头部,另一部分是附着在两只手臂上的轮盘,轮盘上有一些插槽和五颜六色的卡片,看上去倒很像是陆川年幼时看过的一部叫做《游戏王》的动漫里的装置。
他在画面里亲眼看到了这个普通人将一张红色的卡片插入了右臂的插槽中,然后他便抬手射出了一记火球,接着他又换了一张青色的卡片,然后他的背后就生出了元气双翼,浮空飞了起来。
画面又快又清晰,陆川心满意足地从未来的画面中退了出来,这么好玩的东西,他也想玩。
然后他就面临了张三问狂风暴雨般的接连提问,装置是什么材质,画面旁边的实验人员是谁,卡片插入之后的元气运转方式是怎么样的,头戴装置和手臂装置是怎样的连接方式...
而陆川的回答是,这样,这样,和那样。
然后他就被张三问丢了几本书,让他有空的时候多琢磨琢磨,活到老学到老。
尽管如此,这一次的预知还是很有价值,既确认了未来科学部真的能做到这件事,也从大方向上指明了一条可行的道路。
这种类型的预测是非常有价值的,如果可以确定某一个方向上未来会有确定的发展,提前先知道结果或许就能加速其中的过程,甚至在其中的关键问题上,陆川还能通过再预测一次看看当时突破关键技术的画面,以及配合上铜币哥占卜对错的能力来进一步确定未来的路。
然后就是在吐完元气之后的五月底,陆川大概也有一个月的时间没玩尘世录了,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动用铜币哥预测了一下自己未来老婆结婚时的画面。
出于严谨,他预测的是自己和未来第一个老婆结婚时的画面。
铜币哥转啊转,在陆川面前拉开了画面的幕布,然后画面就开始闪烁着灰白黑相间的色块,像极了小时候家里电视机收不到信号时的状态。

陆川的脑子里闪过一个问号,难道说还没到结婚的那一天我就挂了?我这么帅,总不会是孤独终老吧?
尘世录误我啊!
这样的未来陆川当然是不能接受的,改,一定要改!
这个念头闪过之后,陆川便明悟了一个道理,预测和自己有关的未来,有用但也没那么有用,好的未来会让未来失去惊喜,而坏的未来自己也无法接受,自然会想尽办法地挣扎,直到它失去惊喜。
再之后陆川出于不放心,又预知了一次姜沫生日时的未来,在那未来的画面里,姜涛李倩和霍长歌都从北方两郡回来了,和陆川两家人一起在给姜沫过生日。
快到时间的时候,姜沫肉眼可见地变得紧张了起来,姜涛和李倩也变得有些坐立难安,手里握着定风波和精确秒表的霍长歌更是神情凝重得可以滴出水来。
看着画面的陆川不免也觉得有些紧张,而画面中的陆川则是要镇定得多,拉着姜涛和李倩退到了更远处,把姜沫留给了霍长歌。
时间类的能力都比较相似,周围被他影响的人实力越强,使用者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大,他们三人在边上的话,很可能会影响霍长歌能力的发挥。
接下来的画面就变得像是静止一般,退到客厅另一侧的几人大气都不敢出,姜沫闭上了眼睛双手绞在了一起,抿着嘴微微颤抖,霍长歌则是死死地盯着时间。
霍长歌的头发突然在一瞬间变得花白如雪,他勐然抬起头,身子也开始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起来。
姜沫也在画面里睁开了眼,看到眼前还是霍长歌,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她从沙发上站起身,赤着脚飞奔着朝父母跑来。
然后撞进了陆川的怀里。
啊?

和上一次隐姓埋名缩骨易容偷偷前来乌托邦不同,这一次景从云来乌托邦的行程十分高调,光是随行的官员就带了上百位。
如此规模庞大的阵容过来乌托邦当然不是单纯的为了接老婆,主要的任务还是为了谈合作,带来了这么多人更多也是为了过来交流学习,以及向乌托邦在战争时期的帮助表达感谢。
陆川有自己的工作要忙,自然不会去接待他,一直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才突然收到景从云的消息,说给陆川带了点好东西,问他有没有时间出来吃个夜宵。
他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来,景从云说他手里有一件和命运有关的宝物已经说了好几次,每次都说邀请陆川去景国,陆川连武国的道果都没去吃,当然更加不会去景国。
和命运有关的宝物只是一方面的因素,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看到过景从云为人族而死的壮烈牺牲,难免也会对这样的行为和他个人略有一些改观,即便这些事情都还没有发生。
陆川很难不受到自己看过的未来画面影响,他这段时间里看着姜沫也是如此,这个在他眼里一直是小妹妹的姑娘似乎一下子长大了,有时候察觉到姜沫在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免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起来。
随着乌托邦的商业日益繁茂,街头巷尾的夜宵馆子也渐渐多了起来,陆川到的时候景从云早就在了,身边还坐着他的老婆夏晨雨。
“管管你老婆,整天扛着把刀蹲在军事部,见人就想跟他切磋,我们的午间演武都要被你老婆搅黄了,我说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幕,才把老婆扔在乌托邦这么久的?”
陆川一落座就指着景从云玩笑道,景从云哈哈直乐,夏晨雨却是不忿道,“还不是你出卖了我!你别告诉他们我怀孕了不就没事了吗!”
“大姐,你有没有搞错,难道我们是不敢碰你吗,你肚子里很可能坐着景国未来的皇帝,碰着了赔得起吗?”
陆川笑着回怼道,夏晨雨在乌托邦可是一点都不老实,特别是在战争结束之后。乌托邦早就想把她给送回去了,景从云却总是说下周就来接,下周又下周,一直拖到了今天。
“怪我怪我,这孩子是我给弄出来的。欸别打别打,有外人在呢,给我留点面子。”景从云皮一下很开心,不雅的言辞差点引来夏家虎女的家庭暴力。
陆川只觉得自己吃了一碗狗粮,想到自己从现在到294年还有11年的时间里都没有讨到老婆,心里更觉不忿。
“对了陆川,能一起拍个照吗?我跟店家说好了,这顿饭别收我们钱,走的时候我会发个微博,算是帮他打个广告,这样以后他们家就算出了名了,陆川先生和景国皇帝吃了都说好。”
陆川目瞪口呆地看着笑眯眯的景从云,你小子是真会玩啊,这么多粉丝的大V号,拉上我这么个大流量,就为了蹭饭?
“我要是不愿意呢?”
“那也没事,我就把吃食拍下来,然后发微博说,今天跟陆川先生在这家店里吃了宵夜,聊得很开心,也非常好吃,遗憾的是陆川先生不愿意露脸。”
景从云摊了摊手,“反正是你们乌托邦的店铺,我也履行了我的承诺,至于老板会不会觉得陆川先生太小气而心生腹诽...”
陆川一阵无语,你是真的狗啊,他想了想突然道,“那我待会儿也想发一条微博,吃完饭以后你能不能陪我切磋一二?”
“嗯?”
“我的意思是,你又没有怀孕,我如果借着切磋的名义揍你一顿,应该不会有什么关系吧?”陆川眼中剑意纵横,
“到时候微博的内容就发,热烈欢迎景国皇帝位临指导,他说我的欢迎很好,下次不要再这么热烈了。”
“哈哈哈,你有没有搞错,你如意我神通,你有命运我有秩序,我会怕你?”景从云大笑道。
“哦?那就…”
“我不接。”景从云十分硬气地说道。
“你还让我管管晨雨,你看看你自己,是不是满脑子的打打杀杀。”
“切。”陆川撇了撇嘴,怂货,让爷的殴帝一拳得不到机会施展。“你说的东西呢?”
“带了带了。”景从云从储物戒里摸出来了一枚古朴的铜币,轻轻放到了桌面上。
陆川的脑子里轰然像是要炸开,他从来没有见过铜币哥有如此强烈的渴求,它甚至激动得有要从陆川的脑壳里跳出来的趋势。
这是什么?
铜币哥的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