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的美颜手机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家大人呢?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家大人呢?

推荐阅读:我怎么就火了呢星际迷情:萌宠上位指南(星际未来之寻妻指南)我刷的深渊很有问题混子的挽歌夏逆天道制霸计划革命吧女神手术直播间奶爸他不务正业终极全才

    李悠脱离了战场,但是缓过劲的双方却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

    水匪一方惊骇不已,但是黑吃黑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对他们来说就算不习以为常,也见怪不怪了。他们不知道张戊贾为什么突然收手,但听那一声惨呼,怕是暗中有高手出手了。

    而且高手不是商队一方的,就是刚才那个莫名闯进来少年一方的。他们心知肚明不是自己人。所以纷纷打了退堂鼓。肥羊虽肥,财帛虽好,也要有命抢到才行。但凡有一点希望,这帮亡命途敢拼敢杀。但是一旦没了希望,这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反观商队,也是一头雾水。但是水匪有金丹,但似乎闹内讧。己方有高手出手,破了危局。这点基本认知还是明确的。不管怎样,杀光水匪,保护船队,保护自己还是共识。这边反而强忍着大量弟子死亡的痛心,战意高涨,出手多了几分狠辣。

    李悠几个起落,借助水面的船体碎片,飞跃上岸,才终于在神识中发现了远处的金丹高手。麻蛋,隔着七八百米发动攻击,金丹太赖皮了!

    不过李悠也知道,这还是黑索宗不修灵魂,精神力只是境界提升附带提高的。真正的高手神识范围就是出手范围,正常情况下,越级是不存在的。超视距打击,御剑千里,才是顶级高手的风范。

    要不是知道黑大爷一定暗中护着,而且这麻烦不清理,自己的船也过不去。李悠才不会这么莽撞的冲上来,受伤的金丹也不是他一个开光可以觊觎的,融合都不行。

    张戊贾痛苦的单膝跪地。

    他伤的比李悠想象的还重。

    灵根的存在很奇特,一般来说强度远胜同级别的法宝,并不容易损坏。即便有小的损伤,也能很快修补。毕竟灵根是一种介乎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存在。真实的时候,强硬赛过法宝。但是虚幻的时候,就是一抹先天一炁与灵气的集合物。

    但是灵根有强弱,战斗的时候一些低级灵根面对高级灵根,难免会出现较大的损伤。这不但和灵根本身的质量有关,也和应用的方式,功法的特性息息相关。剑修最为人不齿的地方就在于,舍剑之外再无他物可不是空话。剑修只练剑,顶级剑修人剑合一,把所有力量集于一点,最善坏人灵根。

    一旦灵根损坏过大,就会反馈的本体身上。部分真气失控,反噬其身还算好。最重要是一旦先天一炁有所损伤,坏的是根基,坏的是能量节点。这对于修行者来说,才是最不能接受的。

    所以道门大力发展法宝,墨门大力发展机关,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避免直接用灵根战斗。

    李悠那一刀,倒是没斩断黑索。金丹期的灵根之坚固,应对同是金丹期的攻击都很难受损,更别说李悠那只能勉强算是近似金丹一击的一斩了。虽然劈出了一道裂纹,但正常来说只算轻微损伤,影响并不大。

    可怕的是那一刀内里蕴含的东西。

    煌煌浩然气本就是一切阴邪的克星,李悠那道带有浩然气性质的昆吾真气,冲入厉鬼索。第一时间就净化了寄存其中的所有厉鬼鬼灵。无所谓强弱,克制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关键是受昆吾真气这么狂暴的输出,虎噬刀中被逼出了一点东西。那是煞气铜中,经过战场血煞之气千百年侵染的一丝血煞气,和虎妖脊骨中的一点死而不散的戾气。这玩意儿阴毒无比,正道之人很少愿意使用。对于真气,灵气而言,就是付骨的恶毒。

    如果说昆吾真气是浩浩荡荡的蛮力扫过,这些血煞,戾气,就是比厉鬼索更阴毒的毒药,缓慢的侵蚀着灵根。

    当然了,无论昆吾真气还是血煞戾气,相对金丹高手,量都太少。尽管质很高,但伤害也有限。群鬼虽被扫荡,但黑索受创有限。

    真正可怕的却是李悠劈出那一刀时的那股莫名的信心。李悠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就连黑大爷都不清楚。那叫意,斩绝刀意。这是三大圣门最顶级的机密,是他们从灵魂修炼中领悟的精神力与意志当做武器的最高法门。

    李悠的灵魂强度倒是有资格接触了。但是一直以来他并没有精神力高度集中,全心全意的一战,又没有人指导,就一直隔着层窗户纸,难以接触。还是他对自己的精神链接下手,前所未有的狠下心来,才终于强行接触到了这一层。

    意的可怕,在于精神,高度凝聚的精神,改变现实。

    那一刀,李悠坚信能斩断黑索,虽然事实看起来没有斩断,但是意无形无影,针对的也不是现形的黑索,而是构成黑索的那缕同样无影无形的先天一炁。

    黑索看似只有细微裂痕,但是这个灵根中的先天一炁,却被这一斩绝刀意,生生劈散了大半。

    张戊贾惊恐的看着灵轮的灵丝根根崩溃,灵环随之消散,大半灵轮失去控制,一颗圆润的金丹崩散大半,还原成了狂暴的真气,在体内肆虐。搅得经脉一团乱麻。

    这种情况,在他漫长的修行生涯中闻所未闻,怎能不慌,怎能不怕?怎能不发出那一声凄厉的惨呼。

    等到李悠冲到面前,张戊贾才勉强平复下暴走的真气。

    “你,你什么人?那一刀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灵根受损,金丹溃散?不,那不是你的力量,让你家长辈出来吧。我张戊贾堂堂金丹,就算死也要死在高手手中。你一个开光期的杂碎,你没资格杀我!没资格!”

    开始是疑问,后来就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嘶吼。

    任何一个金丹都是骄傲的,哪怕是低品金丹,也都是惊才绝艳,万里挑一之辈。在他看来,高手暗中相助,却让一个开光期的小辈来侮辱自己,这就是对他尊严极致的践踏。

    李悠都被他搞的一懵,难道黑大爷真的出手了?果然是妖王啊,自己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到。

    “哼!杀人炼鬼,你们黑索宗死有余辜。资格?任何人族都有资格取尔等性命。”

    没想到一下子触动了张戊贾内心最憋屈的一根神经。

    “杀人怎么了?谁不杀人!江湖上一天打打杀杀要死多少人!我们炼鬼,又不是我们愿意的。灵根就这样,没有厉鬼,鬼灵,就发挥不出威力。天要如此,我们反抗得了么?我们又没有滥杀,那都是我们花了真金白银买回来的。要不是这点坚持,你看看哪个上三门会像我们这么穷。老子至于连点路费都没有,只能打水匪的主意么?”

    “杀人是罪,无关原因,无关动机。”

    李悠乐的打嘴炮,灵根的真气输出实在效率有限,到现在丹田内的真气都不够再全力一刀的。所以他要再拖十几秒。

    “放屁!妖在杀人,人在杀人,天天都有人死。罪?谁定的,谁能管得了?无知小儿,满嘴的浪漫理想。你见识过现实的残酷么?”

    李悠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太阳穴边的伤痕。

    “残酷么?我还真没少见。所以嘛,人要多读书,智慧了,才能拨开迷雾看清真知。而不是被这些歪曲的片面,影响了三观。罪嘛,我的罪,我每日三省,自我审视。你的罪嘛,别人不管,我来管。”

    “哈哈,小儿,我在拖时间,你没发觉么?让你家大人出来吧,否则...”

    “嗯,我也在拖时间,来,站好让我劈一刀!”

    说着身形如风,金风送爽,迅速冲向张戊贾。

    “无知小儿,金丹的尊严也是你能挑衅的!殃云天降,给我去死!”

    无数索影罩下,如乌云般,不留丝毫空隙。只不过黑索断为两截,张戊贾左右各持一截,出手招式反而更加没有破绽。

    李悠身法被迫停下,只能面对索影,无畏的劈出了自己坚信必中的一刀。

    狂暴的真气,撑裂了一路的经脉,聚于手中刀。璀璨的白芒亮起,堂堂中品法宝虎噬刀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呻吟。

    “啊?祖师爷的虎噬,是你!”

    之前张戊贾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可能存在的高手身上,没怎么注意李悠,直到虎噬刀光芒大盛,他才注意到这把自己宗门的刀。

    不过李悠已经懒得搭话了,全心全意灌注在这一刀。心中闪过黑索宗的作为,那帮和尚的恶行,满腔为义之不平,倾注在刀中,他现在只想酣畅淋漓的劈出这一刀。

    刀碎,索断,人飞。

    金丹期完全不是李悠现在可以抗衡的,哪怕他这一刀搅碎了黑索。碰撞的巨力直接把他振飞,骨裂筋断,直接重伤。哪怕宝甲护持,扛个融合期一击还行,金丹一击的余波都扛不住。刀碎的同时,宝甲也碎裂解体了。但也就是这件宝甲,李悠好歹保住了一条小命。

    刀意搅碎了黑索,张戊贾金丹彻底破碎。但他用这一击也把所有的狂暴真气逼了出来,虽然经脉寸断,几近废人,但也保住了性命。

    “不可原谅,原来是你这小儿害了我黑索宗。”

    张戊贾强撑着残破的身躯,慢慢走向重伤昏迷的李悠。就算死,也要拉着这个罪魁祸首一起!

    一道黑影闪过,一只肥的像球的大黑猫,幽绿的眼睛,好奇的盯着他。

    “生平仅见喵,金丹被开光打得半死。你也能名留青史了喵。”

本文网址:http://www.ddyuedu.com/xs/11/11946/75516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ddyuedu.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穿越的美颜手机相关推荐: ,将夜 ,顶级宠婚:闷骚老公坏死了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狐落凡尘 ,老子是村长 ,婚途陌路 ,第二十八年春 ,王者归来:失忆高手 ,全音阶狂潮 ,他改变了大明 ,万界求道 ,武神主宰 ,权臣闲妻 ,透视村医在花都 ,九龙战天决 ,快穿之宠爱 ,大侠给跪 ,绝代神主 ,一笙有喜 ,校花之贴身高手

无弹窗推荐地址:http://www.ddyuedu.com/xs/11/11946/